文章正文
规模远超前十年 上市银行可转债高烧不退
   2017-12-23 18:24:05    文字:【】【】【
  发行可转债是上市公司募集资金的渠道之一,今年以来,上市银行在发行可转债大军中异军突起。   12月6日,宁波银行6年期可转债优先配售和网上申购结果出炉,100亿元的发行总量全部售罄,其中79.11%被原股东揽入囊中。就在两天前,江阴银行不超过20亿元可转债的发行申请也获得证监会核准。   Choice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可转债发行申请获准的A股上市银行已达5家,分别是光大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江阴银行、宁波银行。此外,今年以来共有10家上市银行发布了可转债预案,计划募集资金1895亿元,这是过去10年银行可转债规模的两倍左右。   横向数据对比显示,截至2017年9月已公布预案的136只转债中,10只银行转债以1895亿元,48.74%的资金占比遥遥领先其他行业。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可转债具有股票的股性,又具有债券的债性,相对于股票发行,审批会比较容易。相对于债来说,可转债将来有可能在股价上涨时转成股票,减轻银行财务支出的负担。   银行可转债发行加速   宁波银行从去年年初开始筹划可转债发行计划,两年时间,发行100亿元规模的可转债已全部售罄。其中,原股东共优先配售79.11亿元,占本次发行总量的79.11%;一般社会公众投资者网上申购20.89亿元,中签率仅为0.052%。   这是继光大银行后,今年上市银行发行的第二单可转债。今年3月,光大银行发行了规模为300亿元的“光大转债”。   事实上,2017年以来,多家银行正计划或者已经完成资本补充的融资计划,其中就有10家上市银行发布了可转债预案,计划募集资金1895亿元。而过去十年中,仅有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和民生银行发行过可转债,合计850亿元。不管是从计划发行可转债的银行数量看,还是上市银行的可转债规模,都持续走高。   据了解,在发行可转债的上市银行中,浦发银行、民生银行计划可转债分别募资不超过500亿元,稳居今年可转债预案发行规模第一;第二是中信银行,计划发行不超过400亿元可转债;平安银行拟公开发行不超过260亿元可转债排第三。此外江阴银行、吴江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张家港行拟通过可转债分别募资20亿元、25亿元、30亿元、30亿元、30亿元排上榜。   杨德龙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多次提到,今年可转债市场非常火爆,外部环境非常支持可转债发行。确实,可转债多次得到政策的支持。自2016年以来,证监会开始收紧再融资,包括鼓励以发行期首日为定价基准日,取消重组配套融资、延长股东锁定期,大股东参与定增必须通过直接认购。   2017年2月,证监会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进行了修改,对定增的规模、投向和频率都有着严格的限制。一直以来,定增因为可以直接补充资本成为上市公司再融资的主要工具,但是定增有了一定的限制,一定程度上变相拓宽可转债发行前景。   5月26日,证监会又出台相关政策就可转债、可交换债发行方式作出修订,将现行的资金申购改为信用申购,以解决可转债和可交换债发行过程中产生的较大规模资金冻结问题。   在再融资收紧的情况下,可转债成为上市银行新的热门融资渠道。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吴琦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作为债权的一种,相对于定增和优先股,上市银行发行可转债的期限短、流动性好、约束条件少,而且发行价格高,经常溢价发行,即使不转股,通过可转债融资的成本也很低,因此成为规模扩张较快、资本压力较大的商业银行补充资本金的一个重要渠道。”   “补血”利器   杨德龙认为,政策支持是可转债持续走高的外部原因,使得银行可转债申请比发行股票更容易;而对于银行内部来说,发行可转债是减轻财务支出、补充资本充足率的最好选择。   根据《商业银行管理办法》的资本分类,股权融资可以直接补充一级资本,可转债转股后即成为普通股(优先股和二级债分别属于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工具,无法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今年以来,监管部门不断强化监管力度,特别是在MPA的严格考核下,商业银行亟须补充资本,以满足资本充足率指标的严格管理。”吴琦说。   资本充足率在银行MPA考核中越来越重要的同时,各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却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再融资的需求非常强烈。比如,平安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一级资本充足率在股份制银行中均处于较低的水平,2016年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8.4%;平安银行260亿元可转债成功发行后,若全部转股可直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在MPA的框架下,银行受到广义信贷增速上线提高的影响,银行为将来扩张做准备,可转债也是一部分银行的选择。根据东吴证券的测算,再融资后,银行资本充足率提升幅度普遍在1%以上,广义信贷增速普遍提高2%以上。   以宁波银行为例,100亿元定增或可转债成功发行后,其资本充足率可提高1.84%,广义信贷增速相应提高4.5%,加上自身资产扩张速度的调整(一季度年化增速约为16%),在MPA框架下,宁波银行资产扩张的压力不大。   江阴银行和吴江银行两家农商行虽然现阶段资本充足率较高,并且资本消耗速度适中,当前与未来资本压力都较小,补充资金可以为未来规模扩张做准备。但两家银行上市时间较短(不满足18个月的间隔要求),市净率又都高达2.24倍和1.95倍(基于2017年8月21日收盘价),不适合定向增发,因此都选择了可转债。转股后两家银行广义信贷增速上限分别提升7.3%和10.5%。   杨德龙说:“可转债有可能在股价上涨的时候转成股票,直接补充资本充足率,增加银行可流动股份。需要注意的是,可转债的摊薄作用是可转债在逐步转股后,才开始对每股收益有明显效果,不像直接增发融资容易造成较大的影响。”   吴琦表示,未来部分上市银行特别是市净率过高或过低的银行,仍然会选择发行可转债来补充资本金,以满足规模扩张的需要。但由于可转债在转股后会对银行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比如股价高于转换价格,而且如果不转股,也将面临较大的偿债压力,因此对于银行也是双刃剑。“未来上市银行补充资本金,会更加注重多种渠道并举(比如可转债、定增和优先股),而且不同资金实力的银行会有侧重。”吴琦说。
浏览 (73)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管理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最新文章
共100条 每页5条 页次:1/20
  • 首页
  • 上一页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下一页
  • 尾页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图片